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可惜,事与愿违。

    北雨棠义正言辞的说道:“这怎么可能。既然我说要这个,就要这个。不管它是破铜还是烂铁。”

    陈飞沣微笑着,“这枚戒指的确寒酸,北小姐想要换一样东西,我绝无二话。”

    北雨棠神色一凛,“我北雨棠像是那种出尔反尔之人么。既然说要这样东西,就要这样东西,绝对不会更改。”

    陈飞沣脸色一僵,她那番言论完全是将他的后路给堵死了。

    北雨棠伸出手放到陈飞沣的面前。

    陈飞沣心里那个恨,这枚戒指可是他的命根子,岂能落入到他人的手中。

    他硬着头皮说道:“北小姐,可否换一样东西。这枚戒指是我一位奶奶的留给我的唯一遗物。为了弥补我的歉意,我可以答应帮你做两件事,只要是我办得到,不是犯法之事。”

    北雨棠摆摆手,“免了。我有事也会找我爸妈。”

    她的态度很明显,那就是不行。

    林婉儿见北雨棠如此不知好歹,飞沣都说了,那是亲人的遗物,她居然还想要,这不是摆明了故意为难他,简直是岂有此理。

    “北雨棠,这一次都你赢了。这些玉石都是你的了,你就不能放过这枚戒指。那是飞沣哥亲人的遗物,你拿去也无用。”

    北雨棠纠正道:“错了。从他输掉这场比试后,那枚戒指就不是他的。当初他既然答应了这个条件,就说明他身上的所有东西都可以用来做赌注。

    这枚戒指被他用来作赌注,想来他也没有放在心上。既然没有放在心上,为何要让我想让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林婉儿被她堵得哑口无言。

    之前,周围人还觉得北雨棠略微有些霸道,如今听到她如此说,顿时觉得她说得有道理。

    方想看出来了,这枚戒指对陈飞沣很重要。

    他越是不想给,那么他们一定要让他吐出来。敌人不痛快了,他们就痛快了。

    “陈飞沣,你棠棠七尺男儿,不会想要反悔吧?”

    “不就是一枚戒指么,给了就是。”

    “输不起,当初就不要赌了。现在输掉,就想要赖账,还真是没脸没皮。”

    方想那群纨绔子弟一阵挤兑,挤兑得陈飞沣面上无光。

    即便如此陈飞沣依旧不想放弃,执着的劝说着,“北小姐,这枚戒指对我很重要。方才没有想到它也在身上,故而应下赌约。你看能不能换一样东西,不管你要什么东西,我都补偿给你。”

    “不需要。”北雨棠故作挑衅的看了一眼林婉儿,那模样一看就是故意的。

    陈飞沣见此,方才心底对北雨棠的狐疑荡然无存。之前北雨棠一眼就要抓到那枚戒指,让他心生警惕。现在看来是误打误撞上。

    这女人知道这枚戒指对自己的重要性,为了为难他们,定然是不会放手。

    陈飞沣心里有些后悔,早知道当时就应该直接让给她。

    现在看来是没有转圜的余地了。

    现在事业刚刚起步,他刚刚在玉石界崭露头角,绝对不能留下污点。幸好这枚戒指已认他为主,就算到了她的手中,她也探查不到其中的秘密。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