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第八百六十九章

    火云界唐岩,给我滚下来!

    林云的话让所有人都感受到了他的锋芒和狂傲,可没人觉得他会获胜,一道道目光落在林云身上,和看死人没有任何区别。

    曾经不是没有人挑战唐岩,可下场无一例外,全都惨死!

    死状凄惨,甚至连全尸都没法留下,成为这通天之路中的一抹尘土。

    火云焚天手,在他们眼中几乎就是没法战胜的存在,在每个人的心中都烙下无法抹除的恐惧阴影。

    方少宇从震撼中惊醒过来,有些惊慌的对林云道:“林云,别……别冲动,该忍还是得忍。”

    林云淡淡的道:“方少宇,你还是太天真了,早晚都有一战何必惊慌。何况,忍无可忍,无需再忍!”

    “好一个忍无可忍,无需再忍!”

    高台上的唐岩笑了,他笑的极为阴寒,明明是阳光猛烈,可每个人都感到颤栗不止,如坠冰窟。

    杀意!

    那是唐岩的杀意!

    广场上其他界域的武者,眼中闪过抹惊恐之色,不由自主的退后了好几步。  唐岩一边说着,冰冷的双目死死盯着林云,仿佛像是一条毒蛇,眸光之中充满暴戾和凶险:“小子,我掌控这座边城快一月时间了,这一月之内先后了十八人向我挑衅,无一例外,全都被我烧成了灰烬

    。”

    轰!

    话音一顿,唐岩瞬移般从高台落了下来。顿时间一股浑厚凶悍的火焰威压,滚滚而至,如山呼海啸般压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而你,将会成为第十九个!”

    哗!

    唐岩嘴角微翘,一股阴寒的煞气,滚滚而出。

    其话语中的凶悍和狠辣,让人感到惊恐无比,很多人的脑海中都浮现出唐岩杀人的画面。那画面实在惨不忍睹,与他交手之人,最后都被火云焚天手燃烧了成了灰烬。

    且在临死之前,整个身体都被几万度的高温烤的一片赤红,像被火焰淬炼的金属般。

    最可怕的是在那种状态还没死,发出来惨叫撕心裂肺,稍稍回想就头皮发麻。

    此刻,谁都看得出来,唐岩是真的怒了。

    他踏上通天之路以来,还从未有人在其面前如此狂妄,尤其还是个玄黄界的乡巴佬!

    “唐兄,误会罢了,我这里有一千枚星元丹愿悉数上交。只要唐兄愿意息事宁人,我可以继续……”

    方少宇咬咬牙,挤出抹笑意,他终究还是不想玄黄界的人死在此地。

    “滚!”

    唐岩身形一闪,闪电般踢出一脚,就将方少宇直接踹飞,目中闪过抹浓浓的不屑:“你算个屁,连狗都不如的东西,牲口罢了,也配合我称兄道弟?”

    鲜血从方少宇的口中,不断涌出,狂喷不止。

    两人间的差距,在这一刻瞬间显现,让广场上那些已经退去很远的武者脸色都刷的一下哗然巨变。

    “方少宇!”

    祝青山和赵晨脸色大变,连忙飞了过去,将他缓缓扶上来。

    查看一番方少宇的伤势,赵晨几乎哭了出来:“方少宇,你干嘛这么傻,干嘛去求这畜生?”

    噗呲!  方少宇又是口鲜血狠狠吐了出来,他的生机正在迅速流逝,他苦笑道:“可你们既然选我当领袖,我总得一试,林云是我们玄黄界的火种,不能死……我是玄域榜首,有责任保我玄黄界不被全军覆没,

    保护林兄,千万要……保住他……”

    唐岩一击,让他重创近死!

    面如死灰的方少宇,说话之间,鲜血更是狂涌不止。即便这条命勉强保住,只怕修为也得被废掉了,这在通天之路必死还要难受。

    唐岩懒得多看一眼,只是嘴角泛起了一抹狰狞的笑意,看向林云道:“这等废材连自己都保不住,竟然还想保你。你杀我一条狗,我现在废你一名兄弟!很难受吧?可你……能奈我何!”

    你,能奈我何!

    狂傲!

    嚣张!

    霸道!

    唐岩的凶狠,让整个广场的武者全都看傻了眼,彻底被震撼住了。

    林云笑了,怒极而笑!

    只是他的笑,冷到让这天穹昊日,都没有一丝暖意落在众人身上。

    他本性情中人,人对我好,我对人好。

    玄黄界中,他只在乎祝青山的生死,其他人一律不愿多管。

    可现在,他错了,大错特错。

    这方少宇根本就没有想过针对他,所谓领袖,所谓忍让,只是他保证玄黄界不被全军覆灭的一种方法。

    苟且,忍耐,都是为了活着!

    活着才有希望。

    可他并不是真正的懦弱,当同伴面临生死危险之际,他依旧愿意抛弃尊严去哀求对手。

    万界争锋,在他心里林云才是玄黄界的火种,所以才一再叮嘱对方!

    “若愿意交出火云焚天手,你本来有一丝活命的机会……可现在,我保证,我保证你会后悔踢出刚才那一脚,像狗一样下跪求我!”

    林云淡漠的话语传来,眼中神色阴冷到了极致,向来心境波澜不止的他真的怒了。

    什么??

    话音落下,所有人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